大学,“熏”出什么样的人?

发表于 2016年08月21日 来源 专注高等教育
标签
W020090728402628471967

大学应重视所有专业学生通识教育的培养,目的并不是为了教出伟大的人,而是丰富学生的精神和情感,让他们更加完整。事实上,人文方面的熏陶会激发人的创新能力,例如理工男的共同偶像——乔布斯,就颇爱研究禅学和美学。

有这样一句话:“什么都不干,大学校园‘熏’4年,出来都不一样。”正如冯友兰先生说过,教育的价值应当使得学生“先成为人,成为真正意义上完善的人,再成为某种人,某种职业的人”。

教育的品质

“熏”出“整全的人”

1943年,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科南特任命了分别来自文理学院和教育学院的12位专家教授,组织专门委员会来筹划哈佛大学的本科教育,其任务是探讨“通识教育在民主社会中的目的”。该委员会历时两年的潜心研究之后,于1945年发表了题为“自由社会中的通识教育”报告书(General Education in a Free Society),即美国高等教育史上著名的《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红皮书”一经出版,就引起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强烈震动和反响,尤其是书中关于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之关系的精辟论述得到了高等教育界的广泛认同。

“教育要完成两件事:其一,帮助年轻人成为一个个体的人,拥有独特、个性化的生活;其二,竭力使他们能适应公共生活,即作为公民和共同文化的继承者,他们应该与他人共享文化传统”。与之对应,教育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专业教育和通识教育。“专业教育旨在培养学生将来从事某种职业所需要的能力”;“而通识教育主要与共同的标准、共同的目标有关,旨在培养学生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和公民”。二者的不同体现在:专业教育教会学生能做什么和怎样去做,通识教育教会学生需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需要。虽然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存在目标和内容的差异,但它们不是两种教育,而是教育的两个部分。哈佛委员会的专家们强调“此二者同为人的生活的两个方面,是不能完全分离的”。他们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阐述二者的关系及其在教育体系中的位置:通识教育可以比作一棵树的树干,而树枝则代表专业教育,各种学生群体从不同高度的树枝(高中、初级学院、本科学院或研究生院)上离开,并结束自己的正式教育。二者的联系还表现在:通识教育是对事物之间的有机联系的理解和认识,这种认识和理解赋予专业教育以意义。

此外,专业教育不同于职业教育,它有着比职业教育更为宽广的领域;而通识教育和自由教育在造就自由人的目标上是相同的,“其目的是培养出一个对于自身、对于自身在社会和宇宙中的位置都有着全面理解的完整的人”。

“教育不仅仅只是传授知识,而且也包括在年轻人的头脑中培育某些才能和态度,培养人在社会中的美好品性”。“美好品性”正是通识教育的目标,“它决定了通识教育应该着重于培养人的哪些能力”。

哈佛委员会认为通识教育应着重培养学生四个方面的心智能力:(1)有效思考能力,包括逻辑思维、关联性思维和想象力;(2)交流能力,表达自己并被他人理解的能力,有效表达离不开良好的思维;(3)做出恰当判断的能力,它涉及的是学生将全部思想运用于经验领域的能力;(4)辨别价值的能力,这种能力不但指对不同种类的价值有清楚的意识,而且要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理解。哈佛委员会强调“这四种心智品质是不可分的,人的人格不能被分解成几个独立的部分或品质,每一种都是心智正常的人的头脑不可或缺的功能”。因为“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整全的人(the whole man)”,“人性的完整不是除这四种能力之外的第五种品质,而是与它们相一致的,并且也是它们的结果”。通识教育要有意识地培养这四种心智品质,并且不能割裂它们之间的联系把它们孤立。

何为“整全的人”?美国当代著名思想家,芝加哥大学法学和伦理学教授玛莎•纳斯鲍姆在其著作《培养人性——从古典学角度为通识教育改革辩护》中指出:第一,是对自己以及自己的传统能够进行批判性的审视,即不会仅仅因为某种信仰是世代相传或习惯使然,就认为它具有权威(即要具备批判性思维能力);第二,不仅把自己视为某个地区或团体的公民,要认为自己与其他人有密切关系,其中的纽带是相互认可和关心(即成为“世界公民”);第三,对于一个与自己不同的人,能够从该人的立场考虑问题,能从他人的角度理解世界(作者归纳为“叙事想象力”)。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干春松认为,学生愿意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自然会找到他自己的路。这就是说:“通识”是学生自己形成的,通识教育是让学生有选择的空间。

数据链接

麦可思研究数据显示,在中国2015届大学毕业生中,批判性思维能力对本科生的重要度为61%,满足度为85%;对高职高专生的重要度为53%,满足度为86%。

教育的变革

“加餐”变“正餐”

随着通识教育改革的推进,一个共识也开始在高校形成: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并非抢夺课堂时间,两者可以相互融通和促进。

从人才培养的定位上来看,清华大学原来人才培养的定位是“在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的专业人才培养”。现在《清华大学章程》里提得更加宽泛:“培养学生具备健全人格、宽厚基础、创新思维、全球视野和社会责任感,实现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相结合”。复旦大学在提出“坚持通识教育的培养理念,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尊重学生自我管理,培养具有人文情怀、科学精神、国际视野、专业素养的人才”的培养定位以后,全校开展通识教育,连专业课程都按照通识理念去设计。再如,南京大学在实行“三三制”改革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人才培养目标做出重大调整。过去,南京大学一直致力于培养各个专业的专门人才,后来把这个目标改为培养各行各业的领军人才。通过实施大类培养,让学生的眼光更宽,将来能够参与世界性的竞争,通识教育的课程就是围绕这一目标而设计的。

在诸多改革路径中,大部分学校都将改革重点放在以核心课程建设,来促进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交叉和融合。复旦大学12学分、中国人民大学11学分、中山大学16学分,用这些通识教育课的“四两”来拨动专业教育的“千斤”,使核心课程成为学生专业学习的“助推器”。

此外,许多高校在通识教育建制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探索和努力,如建设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实现教与育的相互促进、课内学习与课外生活的融合等。西京学院提出的通识教育是要求所有学生选修一门艺术课程。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在校内建立远景学院,推行通识教育,特别注重艺术和体育对于学生成长的意义。顺德职业技术学院提出了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相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许多富有思想性和技艺性的学生活动,比如清华大学美院的毕业生作品展、南京大学的“悦读经典”活动等,在更大范畴内构成了通识教育的平台。许多具有通识教育精神或能力的教师对学生具有启蒙影响和树人意义。

2002年,胡邓在中国人民大学开设“情感心理学”公选课。如今,这门以“爱”为名的课程,已陪伴人大学子走了15年。

“情感心理学”课程在中国人民大学知名度很高,胡邓也成为学生们心中的“红人”。在胡邓的课堂上,学生们会体验到迥异于传统课堂的授课方式:他会跟你谈“生死”,一起静静聆听失事飞机黑匣子发出的声响,以此感受死亡;一起模拟死亡场景,让学生们写下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从中认识自己;他会跟你谈“恋爱”,给学生们阐述分析身边的爱情案例,并让学生以实践小组的形式拍摄爱情短剧……“贯穿这门课程的主题是爱,会涉及亲情、友情、爱情等方方面面。”胡邓说,他努力通过各种别致的授课方式,向年轻人们呈现出自我认知的整个过程。

链接

2016年公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关于提升大学人才培养能力,提出实行“学术人才和应用人才分类、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相结合的培养制度”,为“十三五”期间大学创新人才培养指明了方向。

今天中国对通识教育的认识,也正在走向共识。2015年,在复旦大学通识教育10周年之际,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山大学共同发起的“大学通识教育联盟”正式宣布成立,希望为高校面临的共同困惑找到出路。

2016年6月26日,第二届大学通识教育联盟会在清华大学召开,来自全国60余所高校的180余位教师代表共议“探索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相结合的大学培养制度”。会上,浙江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重庆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六所高校代表签署了大学通识教育联盟章程。(清华大学新闻网,2016-06-28)

中山大学博雅学院院长甘阳认为,经过10余年的努力,中国大学的通识教育正从起步阶段以探讨通识教育理念为标志1.0版,向以建设与专业教育课程同等质量的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实现通专结合为核心的2.0版转型。要将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作为本科教育的基本内容,其核心在于将通识课程质量与专业课程质量提高到同等重要的地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仅作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来源:专注高等教育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大学生创业培训网,本文地址:http://www.etchina.com.cn/31341.html
除非注明,中国大学生创业培训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