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获百万美元的80后数学家许晨阳:不仅入选杰青、长江,还拒绝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终身教授职务!

发表于 2017年09月13日 来源 青塔
标签
1505197960886144

9日,被誉为“中国诺贝尔奖”的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在北京揭晓。

清华大学教授、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首席科学家潘建伟,北京大学教授许晨阳获奖,并获得100万美元奖金,三位获奖人分别为60后、70后、80后。

三个获奖人中,施一公和潘建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各自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家,稍微对中国科学界有所了解的人,对他们都不会陌生。不过,相比施一公和潘建伟,1981年出生的许晨阳对外界来说稍显陌生。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这样形容他获奖:

1505197960360783

许晨阳是何许人也?

北京大学官网显示,许晨阳于1999年至2004年在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学习,获学士和硕士学位;(有报道称,他当年凭借数学竞赛的优异成绩,选择保送北京大学数学系)2008年获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曾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等著名高校任教;2012年他回到北大,加入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

许晨阳主要从事基础数学核心领域代数几何方向的研究,在高维代数几何领域取得一系列突破性的成果,成为代数几何方向的青年领军数学家。

许晨阳多年以来在这个方向潜心钻研。他参与发展了包括奇点、稳定性、极小模型和模空间等诸多方向的理论,解决了包括一般型代数簇自同构群线性增长、对数典范阈值的上升链猜想、KSBA模空间有界性和紧性、正特征三维极小模型纲领、对偶复形拓扑性质等一系列著名问题。文章多次发表在包括Annals of Mathematics, Inventiones Mathematica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等国际数学界公认的顶级刊物上。

许晨阳以突出的研究成果受到国际同行的高度赞扬,已成为国际数学界代数几何领域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去年6月22日,许晨阳获得了由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印度科技部(DST,Government of India)和国际数学联盟(IMU)共同颁发的2016年度拉马努金奖(The Ramanujan Prize),以表彰他在代数几何领域,特别是在双有理几何领域作出的突出贡献。

今年初,许晨阳还获选2017/2018庞加莱讲座教席(The Poincaré Chair)。“庞加莱讲座教席”由19世纪末20世纪初领袖数学家庞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é)命名,旨在资助世界最杰出年轻数学家的科学研究。2013年设立以来,已评选四届,每届2名数学家。许晨阳是第一位来自美洲以外的年轻数学家。

人民日报官微说许晨阳有“开挂的人生”,这一说法的确没错。尽管他只是80后,他却先后入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获得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中国青年科技奖、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2015年度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等。

此外,由于他成绩突出,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甚至请他回去做终身教授,另一些外国大学也表达了意向。这在整个中国大陆学术界,都是非常罕有的案例。

北京大学官网曾刊登过一篇文章,标题是《许晨阳:念兹在兹 不忘初心》,从中能了解这位顶尖青年科学家的心路历程。

从懵懂少年到崭露头角的青年学者

1999年,许晨阳凭借优异的竞赛成绩进入北大。大学数学仿佛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大学数学着重于概念、看待问题的方式,思维层次和抽象程度要比中学高出很多,充满了思考性的挑战,这深深地吸引了他。少年时代对于数学的朦胧爱好变得越来越清晰,不仅仅将数学当成工具而是作为研究对象的想法便在许晨阳的脑海中慢慢明确了下来。

许晨阳在北大的生活过得顺风顺水,优秀的同学、自由的选课制度等,这些都让许晨阳觉得如鱼得水,北大的环境非常适合独立研究能力的培养。许晨阳本科只用了3年便提前毕业了。得益于北大数学学科健全的课程体系,许晨阳与代数几何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并从此执着于这一方向的学习和研究。

本科毕业后,许晨阳在北大读了两年硕士。这期间,他读了一些代数几何学家的经典论文,也试着领悟高深的数学思想。在此期间,他的独立研究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培养和锻炼,为深造做好了准备。

尽管代数几何早已是国际数学界公认的一个重要方向,但它在中国的发展还处于初期,课程体系还不完善。为了对代数几何有更深的了解,同时希望能进一步增加自身的见识,许晨阳选择了奔赴大洋彼岸,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继续他的学习和研究。

在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师从著名的世界级代数几何学家János Kollár。在Kollár教授的影响和指导下,许晨阳扩展了数学视野,形成了把代数几何这个庞大领域视为一个有机体的整体观念,并获得了对代数几何领域里寻求基本问题的洞察力。这些对代数几何这门学科认识的提高构成了他后来研究的基础,并且一直激励他不仅仅满足于普通工作,而是向具有根本性的重要问题发起进攻。

博士毕业以后,许晨阳来到麻省理工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在博士后期间,他和著名代数几何学家Hacon和McKernan建立了一般型对数典范偶的有界理论,并利用该理论解决了一系列长期悬而未决的著名代数几何猜想。这些成果标志着许晨阳作为国际代数几何学界的一颗新星正冉冉升起。

成长和蜕变从来都伴随着艰辛甚至是痛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许晨阳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寻寻觅觅:做什么问题?什么是好的数学问题?怎样才能走到学科的最前沿?虽然博士毕业后他找到了很不错的博士后工作,可是他对自己的博士学位论文并不满意,以至于竟然“不好意思参加博士毕业典礼”。幸运的是,他坚持了下来。从做Ph.D开始进入高维代数几何这个领域,许晨阳不断阅读文献,寻找问题,苦苦求索,最后真正进入了高维代数几何的最前沿。

在自己的国家可以做出更好的成果

博士后工作结束以后,因为之前的优秀工作,美国许多大学给予了许晨阳tenure-track的正式助理教授职位。在这期间,许晨阳希望回到自己的国家工作。学生时代,在北京大学就读的许晨阳便立志从事代数几何方向的研究,并渴望有朝一日能帮助我国建设自己的代数几何学派,为此他联系了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任田刚院士,并作了多次交流。

正好在2011年,我国中组部启动了“青年千人计划”。田刚院士立即邀请他申请,许晨阳愉快地接受了,并于2011年夏天入职北大。但由于当时中组部刚刚启动“青年千人计划”,需要一些时间,“青年千人计划”直到2011年秋季才正式开始申请程序。因此许晨阳选择去美国犹他大学工作一段时间,也正好与著名数学家C. Hacon继续他们的研究。2012年,第一批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终于揭晓,许晨阳入选,他于2012年全职到北大工作。在回国之前,许晨阳给很多同在美国的优秀数学家朋友写了一封邮件:“我本周已从犹他大学辞职,并将全职回国。”平静简短的话语显示了许晨阳对于回国的坚定信念,却在朋友中激起了千层浪,在多数人看来,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并称他为“pioneer(先驱者)”。

此时的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尚在发展初期,许晨阳是最早加入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青年学者之一。他的加入影响和带动了很多其他青年学者回国工作,如数论方向的刘若川,低维拓扑方向的刘毅等。这些青年数学家均已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做出了富有影响力的成果,极具发展潜力,有望成为他们各自研究领域内未来的领军人物。现在的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汇聚了众多青年菁英,人才效应凸显。在这些数学家的共同努力下,仅短短几年,数学中心已经是中国最活跃的数学研究机构之一,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回到北大工作之后,许晨阳继续专心从事代数几何的研究,对高维代数几何的各个方面进行了深入思考,并取得了一系列优秀的成果,在很多不同方向上推动了代数几何这门学科的进展。他近期的研究兴趣主要在对偶复形的拓扑,是第一次系统地将极小模型纲领和对偶复形拓扑联系起来研究,并初步取得了一些成果。

目前,许晨阳已完成30篇论文,有24篇已经在国际著名数学杂志上发表,其中6篇发表在四大国际顶尖数学期刊上,他的大部分工作成果是在回国后取得的。

许晨阳在思考数学问题的时候,时常围绕北京大学景色宜人的未名湖散步,他也时常在散步的过程当中找到解决问题的灵感。他一直相信,能保持这样的创造力,和回国以后周围的环境,特别是北京大学民主科学的传统、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对科学研究的尊重以及宽松的学术氛围有着重要关系。当他遇到那些仍然在国外、犹豫是否应该选择回国的青年学者的时候,他总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他们:“回到祖国,不仅仅不会影响自己的研究,很多时候还能做出更好的更有创造性的成果。而这种在自己的祖国做出优秀工作的成就感,是其他任何感觉都不能取代的。”

许晨阳当初回国工作时设立了两个目标,一是在北大培养一大批热爱数学的优秀人才,二是推进中国代数几何的研究进程。通过这些年实实在在的工作,许晨阳正在把他心中的目标变成现实。许晨阳将继续以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为工作平台,把代数几何的影响力和价值不断辐射扩大出去,努力为中国代数几何的发展和繁荣贡献自己的力量。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仅作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青塔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大学生创业培训网,本文地址:http://www.etchina.com.cn/38787.html
除非注明,中国大学生创业培训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